蠢相

变成透明的高墙没能变成你

白白别来无恙

想写这篇日记的原因或许是昨晚看好声音,第二个或许是第三上台的选手背着木吉他站在话筒后面背景音乐一起,脑中闪过马頔、麻油叶、巡演、南方和你。和你认识也就是因为马頔吧,听你唱《海咪咪小姐》沙哑的声音说是唱我更愿意称之为诉说,露骨的歌词在你嘴里反而清澈。
  你我相识谈民谣说摇滚都爱大冰的故事,当时好像有说不完的话。慢慢了解到你阴暗的一面你会在南方的学校不知所措,会被儿女情长困住双脚,想要拥抱天空亲吻大地。你说过连朴树的抑郁症都好了我什么时候还能好?是反问句。你会唱我想听的歌,我无能为力的看你整夜失眠痛苦只能凌晨给你读故事《他们最幸福》王博和甜菜的故事。第二天就像孩子一样寄吃的给我。
  昨晚矫情的想听人唱《南山南》《西湖》就发说说,只是有人点赞没有熟悉的声音,意外的是SUN发语音微信给我唱歌声音很轻很柔软最后一句“喝醉了他的梦,晚安”熬到凌晨一点睡不着听着广播听着蚊子叫。一点半你在说说下评论:我不是。这句话什么意思你不是什么不是人?不是马頔?不是的语气是疑问还是感叹。我只回了句:你是你自己。
  忧郁的天才维吉尼亚·伍尔夫曾说过:记住我们共同走过的岁月,记住爱,记住时光。







评论